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http://www.yueerkj.com) > 跃尔新闻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长兴县铅工厂迁移路径

时间:2011-5-31 21:37:45  来源:本站  作者:管理员  人气:

 eps电源与铅污染:由于近年来国家对环保力度的关注,导致大量铅厂家被关闭。

2011年,长兴县提供的材料称,整治后,长兴县由原来的175家企业减少为53家电池企业。

省际污染迁移后遗症

被长兴减下来的企业,并没有消失。

就在2004年长兴县内民怨沸腾、部分领导提出阻隔该产业在长兴的发展时,浙江在全省推行“腾笼换鸟”政策,提出对一些高能耗、高污染项目进行产能淘汰,腾出土地资源让一些高科技企业进驻。

长兴县舍不得将这个产业整体割舍,最终对污染最大的电池极板污染企业进行了大幅削减。县里几大电池生产企业,如天能、超威、昌盛、诺力等公司,都将生产极板、铅冶炼的高污染工序转移至省外,本地只保留了少数极板铸造厂。

被长兴县减掉的这些电池极板污染企业,在安徽、江苏等周边一些县市的招商单位看来,却是香饽饽。“税收两免一减半”“土地租用前三年免费”?各县抛出各种诱人的招商条件,于是,长兴关停掉的企业纷纷到河南、山东、安徽、江苏、江西、福建等地办起了极板厂。

这些铅污染嫌疑最大的工厂,很多马上成为当地的纳税大户。而企业负责人所在的县市政府,大多会给予这些老板们“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等头衔作为政治回报。

“当年,仇和(时任江苏宿迁市委书记)亲自带领几个县市的‘一把手’到长兴考察,前后来了3次,主要就是想让我们去苏北发展。”长兴县一位蓄电池企业主回忆,“最后我们被他们诚挚所感动,决定移师江苏。”

五六年来的铅酸蓄电池厂的省际污染转移,为今天各地迸发的血铅污染事件埋下了伏笔。

日前,安徽血铅事件的有关报道称,安徽博瑞电源公司是从浙江长兴县招商过来的一家铅酸蓄电池极板生产企业。而且,安徽省政府人员组成的调查组发现,这居然还是“怀宁县环保局2007年会晤有关金融单位从浙江招商谈成的项目”。不过,在长兴,本刊记者询问的几个业内企业主都称不知道博瑞老板是长兴县哪里的,也没几个人听说过这个企业。

“安徽博瑞?应该不是我们圈里的。”姚令春语气很肯定,在电池协会内部以及外迁的长兴电池厂里,博瑞应该都是“叫不上号儿的企业”。

博瑞公司之前可能就没做过蓄电池这行,业内人士称,“这也不奇怪,在长兴,以前半路出家干电池的人太多了,昨天还在炒房做生意,今天可能跟人一起搞个蓄电池厂。”

铅酸蓄电池的进入门槛极低,这个150年前被法国人发明出来的重度污染产业,一度已被大家认为“快被淘汰了”。只是“得益于中国电动自行车产业的发展,让它获得了‘第二次青春’”,大陆材料和电化学专家王连邦博士说。

2007年,在安徽花桥镇,芜湖大江电源、芜湖雅能电源、芜湖长兴电源、芜湖云龙电源4家企业被环保部门处以停产整顿的处罚。环保人员发现,4家公司几乎全部有熔铅熔炉,一家熔炉没有烟囱、除尘器等任何环保设施,作业工人除了一只口罩没有采取其他任何防护措施,4家企业的污水全部通过泄洪通道排放。

这些企业几乎都来自长兴。其中芜湖大江电源自称是长兴蓄电池之乡在芜湖创建规模最大的专业生产厂家。

在与长兴交界的安徽广德县,距县城不远的新杭镇被称为“浙商最具投资价值的开发区”。有居民向媒体反映,从长兴迁来的电池厂排放的重金属废水污染环境,令人苦不堪言。

长兴县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长兴当年产业转移方向主要为长三角地区的江苏盐城、宿迁、徐州,安徽的池州、芜湖、安庆以及山东泰安等地,另外以直接投资和参股方式建厂的长兴电池制造厂大约分布在大陆三分之一的省份。由于大部分电池厂的铅污染得不到根本性治理,因此可以说,血铅工厂几乎遍布大陆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

洗不净的铅毒

原长兴县委书记刘国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里整治、那里接收的现象令人痛心,发达地区已经交过环境污染学费,我们刚缓过劲来,欠发达地区不应该再走老路,再交学费。”

血铅污染,对这位在铅酸蓄电池产地集聚区任职的官员来说,体悟深刻。

在他留任长兴的2009年,长兴GDP总量达240亿元,在“全国百强县”的榜单上的排名从2004年的第51位升至2009年的第46位。然而,除了对长兴的铅酸蓄电池厂兼并重组、扶强扶优外,这位书记最想干的可能是,至少从外在形象塑造上,更大程度洗脱长兴的铅酸蓄电池“黑色之都”的坏名声。

去年1月,刘策划了一个活动:长兴县向全球诚征创建“中国生态文明示范县”的建构方案,并在《人民日报》等主流官方媒体上刊登整版广告,引人关注。

然而,即使抱着这样的希望,即使当地已进行多年的严格控污,铅酸蓄电池产业无法洗净铅毒的残酷现实还是摆在当地人面前。

在铅酸蓄电池生产制造工艺流程中,铅冶炼和极板铸造是极易导致铅粉、烟尘污染的前道工序。长兴污染很重的极板厂虽然大都转移外地,本地企业以材料装配为主,但在极板的装配、包片、焊接等工序上,仍存在很多污染的通道。这类污染的受害者主要不再是环境,而是作业工人。

湖州市疾控中心刘在2009年对长兴县一家电池厂作业工人作抽样调查时发现,110名铅作业工人中,有68人血铅值超标,其中过桥岗位超标率最高,其他依次为焊接、装配、包片岗位。调查中,铅作业工人的最大血铅值是每升800微克。按照大陆的血铅健康标准,400—600铅超标患者为观察对象,超过600属铅中毒。

此外,当地一位不透露姓名的职业病防治专家给本刊记者提供了2010年的一组最新数据:当年对长兴县近7000名铅作业工人的体检中,发现血铅标值为400微克/升的有40%左右,这一数字高过一般专家评估的25—30%的比例,而超过600,即铅中毒人数比以往明显减少。

“这说明比以前有改善,但铅超标问题并没有很好控制。”这位专家说,这里面牵涉到很多问题,不是只做环保投入就有效,还包括人员工作密度、工人素质等。职防医生主要在工人中作一些干预措施,在企业做些健康促进工作。

重手进行电池污染治理的长兴尚如此,分散在中西部省份的污染重大的众多铅酸蓄电池企业极板制造厂,其铅毒治理的效能可以想见。

由于中国的环境投诉和因此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以每年30%左右的速度上升,各地政府对污染引发不稳定的可能性越来越敏感。这种小心翼翼,甚至延伸到对儿童等易感人群的铅普查。“我们一般不上门做主动的铅的检查,这是个很敏感领域,如果主动去检查,老百姓还以为企业又污染了,会影响稳定。”长兴县当地疾控中心有人士称。
 

        艾默生ups电源报价/艾默生ups报价/艾默生ups电源



版权所有:上海跃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奉贤区西渡镇西闸公路1118号  沪ICP备10042735号